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资讯 > PIPA庆祝公司成立十五周年

PIPA庆祝公司成立十五周年

来源:赛鸽天地网 作者:赛鸽天地 点击:1240 发布时间:2016-03-23 17:14

  2000年12月16日,尼古拉斯.吉塞布赖特买下了www.pipa.be这个域名。15年后他创建的PIPA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赛鸽拍卖机构,拥有20位员工。他回顾了公司在过去15年的发展经历,其中有很多起起落落。


父亲卡罗和儿子托马斯、尼古拉斯在鸽舍前,如今这座鸽舍已经成为来访者接待中心

  1998年你开始大学的学业,为什么决定以经济学作为专业,而不是像父亲一样,学习兽医学?
  尼古拉斯:当我开始学习时,还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做什么。我擅长数学和科学,对经济学很感兴趣。我的一位好友选择了企业工程(Business Engineering),我也做出相同的决定,我们一起去了鲁汶(Leuven)。
  几个月后我意识到自己没有做出正确决定。数学课程太过理论化,例如为了应对考试我需要记住几百条数学定理。我听说应用经济学的数学课程更为实用,因此我在一年半后改变了专业,2003年我延期一年毕业(正常学制是4年,我上了5年)。
  你在大学时期是否感觉很有挑战性?因为你在1999年便开始发布赛鸽新闻报道了。
  尼古拉斯:确实如此!但是PIPA只是爱好,有些人会在业余时间参加比赛,我则是发布赛鸽新闻报道。
  你是佛瑞迪.提恩庞特(Freddy Thienpont)的最佳助手,当时他正在运营世界赛鸽(Racing Pigeons All Over The World)网站。
  尼古拉斯:是的,1999年我通过父亲认识他。佛瑞迪的网站(http://www.cevi.be/pp/freddy/index.html)已经拥有了每日上百的浏览量。虽然无法与今天相比,但在当时来说已经很多。我负责新闻文章和技术方面,而佛瑞迪则将所有信息上传至自己的服务器。
  后来佛瑞迪放到网站的时间越来越少,因此我提议自己可以进一步发展他的网站并且上传更新。我们达成一致,我接手了网站。当时我的网络提供商为我提供了免费网络空间,因此网站就被搬迁到新的网址(http://www.pi.be/rice1/index.html)。这个网址并不太明确,而且不容易被找到。因此我在2000年将域名改为www.pigeonparadise.com。12月我又将其改为www.pipa.be,这次更加简洁。


  网站访问人数达到1000,他们开了一瓶香槟庆祝

  这些都发生在你还在上学之时,最初主要的困难是什么?是无法在PIPA投入更多时间吗?
  尼古拉斯:是的,这经常令我感到苦恼。我感觉自己无法在PIPA投入足够的精力。我不断的考虑:我应该继续学业还是开始工作以谋求PIPA的进一步发展?在自己的房间,我经常画规划图,并且为网站思考一些新想法和内容列表。经过一天的思考,我会写出很多页这样的想法。我很喜欢这样的过程,但是也知道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或者金钱来让这些想法变为现实。
  幸运的是我在2001年遇到了马丁.德格拉夫(Martin Degrave)。我们一起全心投入PIPA的发展,他作为志愿者日夜工作。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贡献。我也很感谢我的父亲,因为他也为PIPA付出了很多,包括他还提供了财务资助。


  托马斯、卡罗和尼古拉斯还有马丁.德格拉夫,都作为志愿者为PIPA工作了很多年

  那么你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的付出收到了回报,几乎每位鸽友都知道了PIPA网站?
  尼古拉斯:2003年当时比利时的禽流感吸引了全欧洲鸽友的关注。赛鸽不允许进入法国,新的措施每天都会被引入,我每天都会带来最新的消息,而赛鸽杂志则要每周才能发布。有时候我们的新闻覆盖甚至比国家电视台还要迅速。这非常令人兴奋,特别是因为我们的日访问量突然增加到上万人。基本上欧洲每位鸽友都知道我们的网站,因为每个人都希望知道他们何时才能再次参加比赛,其他的新闻报道也随之而来。例如艾迪.夏拉肯在一篇文章中说PIPA就是赛鸽界的CNN。这令人兴奋,但是经常也很忙乱。我在大学最后一年2003年的5月,我开始为我的毕业论文而努力,在这段时间里我还遇到了我的后来的妻子雅娜(Jana)。由于没有时间上课,因此我便借阅其他学生的笔记,包括雅娜的英语课笔记。


2004年的PIPA网站

  2005年海啸成为我们在线拍卖的里程碑事件,在我们组织的慈善拍卖会中,我们出售了上百羽赛鸽来为印度洋海啸和地震受灾者筹集善款,结果我们共筹集了10万欧元善款,全世界的鸽友都踊跃下标,我们的拍卖会开始成为赛鸽界的国际新闻事件。
  禽流感期间增加的网站访问量和成功组织海啸慈善拍卖会。这些是你在经营PIPA15年内最难忘的时刻吗?
  尼古拉斯:我并没有最难忘的时刻,因为在过去几年中我们拥有了太多时刻,实话说,我一直都感觉很高兴和兴奋,因为这对于我来说从来不像工作。有时候我更愿意工作而不是度假,因为即便我在度假时,仍然时刻想着PIPA,我只爱我的工作。
  我对很多事情感到满足,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当我们找到了完美适合PIPA的员工的时候,我总是非常兴奋。如果我们的某一场在线拍卖会取得很大成功,我会同样感到满意。


2004年尼古拉斯遇到PIPA大中华区总代理卢娜女士,他们之间的合作对PIPA后来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

  你是否曾经遇到过想终止PIPA项目的时刻?
  尼古拉斯:没有,PIPA是我的项目,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我倾注了心血在其中,即便是在艰难的时刻。
  我确实曾经遇到过一些艰难时刻,特别是2004年,我由于过量工作而遇到了一些健康问题。长达几个月时间内我几乎无法做任何工作,因为我没有力气。我的弟弟托马斯.吉塞布赖特及时伸出援手,这也是他参与PIPA项目的开始。我在这几个月内学到了很多,我学到要正确的安排问题,我开始以不同的眼光看待事物。我部分受到了史蒂夫.乔布斯的影响,他在自己的书中谈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当时读到了这些,他在2005年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的讲话是我读过的最具激励性的文字。
  如果工作强度太大,你怎样放松头脑?
  尼古拉斯:我总是感觉很难忘掉工作,因为就像我说的我感觉它是我的最爱。我竭尽全力每周参加锻炼,跑步或者骑行。我也会通过与家人在一起来放松,特别是我的4岁女儿阿玛丽娅,她带给了我很多动力。
  在PIPA遇到困难时,你的妻子反应如何?
  尼古拉斯:她总是很愿意倾听。她的长处之一就是对金钱、物质或者商业生活并不感兴趣。她只关心我个人和我的家庭。
  当我在2004年遇到健康问题时,我开始了解到这些。我当时无法通过PIPA赚到任何钱,那几个月她总是在我身边,我很高兴能够遇到这样好的人。我认为下面的说法非常正确:“你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就是决定与谁结婚”。


  2003年尼古拉斯和他的妻子雅娜首次一起度假

  你从你的父亲和弟弟那里得到了很多支持吗?或者说你们在一起经营一家公司有困难吗?因为我们经常说家庭和商业最好分开来。
  尼古拉斯:有利有弊。一方面我200%的信任他们,但是在另外一方面要对父亲的工作提出批评不太容易,因为他已经为这个项目做了那么多工作。但是我要对每个人一视同仁,这需要我对公平有敏锐直觉。我尽量不去区分我父亲或弟弟和其他的员工。
  还有其他的问题:PIPA菁英育种中心,这是你的另外一项爱好项目。你对PEC的最终梦想是什么?
  尼古拉斯:我希望能够凭借PEC作育的赛鸽赢得KBDB全国鸽王头衔,因此我们在2013年建造了新种鸽鸽舍,现在这里拥有40对种鸽配对。我知道自己实现梦想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通过与伙伴帕斯卡.阿伦的合作,我们可能会有机会。他对我们的鸽系有很积极的影响,例如引入吉林克斯鸽系。
  此外,我希望能够追随祖父的脚步,赢得巴塞罗那国际赛冠军。这也是PEC开始与巴腾伯格-米卫合作参加超长距离比赛的原因。雨果(巴腾伯格)对于PEC非常重要:他很有激情,喜欢自己的工作。这位天赋赛手,加上我们的高质量鸽系收藏(包括2羽巴塞罗那国际冠军),应该能够让我们有朝一日赢得国际赛冠军桂冠。


  卡罗.尼古拉斯和托马斯.吉塞布赖特手持他们的PEC明星赛鸽“保时捷911”

  你希望PIPA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尼古拉斯:我的梦想是为员工创造他们每天都喜欢前来的工作环境,我希望这也会让我们的客户满意。客户满意度是我希望明年改善的部分,我认为我们甚至能够给客户和卖家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的员工和客户都是这家公司的核心。客户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每年为我们带来了收入,这也是他们值得我们特别重视的原因。
  从长期来看我希望PIPA能够成为一家稳定的公司,世界最强的赛鸽贸易公司。很多人曾经告诉我他们认为PIPA是世界第一,而且很难找到任何竞争者。但是我认为还有改善的空间。我真的希望为此而努力。
  正如你所说,很多人认为PIPA是世界第一,没有对手。如果你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你会向谁寻求帮助?
  尼古拉斯:需要让你身边围绕在某些领域更优秀的人,我很幸运在PIPA内外都有一些很有天赋的人。我曾经经常给罗森.波斯打电话,他在赛鸽运动和商业事务中都是非常聪慧的人。现在我经常询问德克.狄罗斯(Dirk Deroose)来寻求意见,作为威力南森斯(Willy Naessens)集团的领导者,他拥有多年的商业经验,对我的大部分问题都会给出答案。这并不意味着我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我总是希望能够自己找出解决办法。




  这些年中PIPA的员工人数不断增加:上图是最初的两位员工(马丁和埃尔文),下图是现在的团队成员。

  我们已经谈过了你关于PEC和PIPA的梦想,但是我们也想谈谈你个人的目标。很多人都有人生目标清单,你的第一目标是什么?
  尼古拉斯:我自己倒是没有这样的清单。我每天早晨起床后都在心中默念史蒂夫.乔布斯的名言: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你就会轻松自在。如果我知道这是我的最后一天,我还会这样度过这一天吗?如果连续几天的答案都是否定的,我知道这是要改变的时候了。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想做的事情我会立即就去做,而不是等到将来完成。如果没有将来怎么办?
  说到将来:你希望继续与PIPA一起走多久?
  尼古拉斯:就像我说过的,PIPA是我的个人项目,我将永远不会停止为PIPA工作,尽管找到合适接替者之时,我可能也会离开。我今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这将会让我继续追随PIPA,而不会面对太多的事务。
  可能我会作为未来CEO的顾问几年时间,而不是自己做CEO。最重要的是我希望能够维护商业关系和到处旅行来访拜访全世界的客户。事实上,我可能有些计划清单:与我的家人到中国四处旅行几个月甚至可能一整年。我希望能够更好地认识这个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能够拜访我们的客户。
  PIPA将一直在你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即使你不再担任CEO。尼古拉斯,谢谢你跟我们谈了这么多。


  尼古拉斯的儿子杰夫,他会是这家家族公司未来的CEO吗?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标签:

发表评论

 

  • 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含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